当前位置:首页 >> emc全站网页

那些对自己特别狠的孩子脑子里都是怎么想的?

发布时间:2022-06-12 08:03:53   浏览次数:4次   作者:超级管理员

  那些对自己特别狠的孩子脑子里都是怎么想的?我们都希望孩子成为一个有内在驱动力的人,说起来简单,但实践起来却经常缺乏头绪。今天给大家分享的这篇文章,作者 Edmond 对于高效学习的原理颇有研究,那么下面他会和大家分析,那些有了目标就能废寝忘食的孩子,其源动力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倘若你踏上了这两条路,却又进入了需要克服巨大阻力才能达到目标的境地,那么体现出来就是 对自己特别狠 的表象。而遇到这种状态,*后崩溃的往往是阻力本身,而不是你。

  看看那些从小优秀到大的人就知道了。你可以回忆一下你**擅长的一样东西是怎么来的。

  比如在我中学的时候,我*能拿来吹的,是我能快速而又一字不漏地背下整张元素周期表。

  src=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恰好在暑假提前拿到了下学期的化学课本,恰巧看到了书本后面的元素周期表,然后又恰巧地百度到了背诵前二十位的口诀,然后又恰巧没事干试了一下,然后背下来了前二十位。

  每背一次,就马上有一次满足感,背完全部 114 位,就又有一次更高的满足感。114 位毫无规律的怪字,你怕不怕?

  然后,我每一次想到这就开心,开心完就忍不住把它再背一遍,背完之后又是一阵自我陶醉。

  于是我越背越快,今天能背完整张表,明天就开始挑战 30 秒背完,后天就演变到了背完表正好跑完 200 米,大后天就变成 100 米。我体育中考的时候,就是脑内一边背元素周期表一边冲刺,来带快我身体的节奏的。

  直到现在,五六年过去,我仍然可以 14 秒内把这 114 个元素过一遍。而这一切,仅仅是初三前的暑假,觉得背几个怪字能自我陶醉而已。

  src=可能很多人有这样的体验:你可能是小时候某个科目遇到了特别好的老师,或者偶尔完成了一次特别精心的作业,或者这科的某次测验突然拿了个**,或者课上用别人想不到的方法做出了一道难题。

  总之在短时间内,这个科目忽然成了你的骄傲。你想到这一科就开心,你做着这一科的作业就开心地意识到自己是这一科的学霸,然后这个*初的自豪,就成为燎原的星火,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编程技术甩别人十条街的 geek(极客),可能是始于六年级时写下**句 hello world 的快感, 或是始于任意设定贪吃蛇规则的自豪。

  那个痴迷数学得奖无数的天才,可能是始于八岁时想出难题妙解时父母的夸奖,始于做完**本奥数题集带来的的成就感。

  那个笔下生花量产范文的小作家,可能是始于一篇突发灵感而写就的佳作,始于写出优美句子时喷薄而出的陶醉。

  这些*初的星火,或是出于天赋,或是出于运气,或是出于父母老师的引导——而由于这种初期轻微的优势,你的兴趣慢慢地扩大,快速地扩大。

  终于,蝴蝶的翅膀制造出了飓风,裂变而四散的中子燃遍了整块炸药,指数爆发的力量横扫了你所有的懒惰和困难,这种早期优势的扩大,就制造出了人们惊叹的 天才 。

  而这时,忽然碰上了更艰巨的目标,找到了更刺激的挑战,遇到了更困难的条件,不得不废寝忘食,抛弃社交和恋爱,去投入那昏天黑地的苦战。于是就有了一个个 对自己狠 的人。

  他叫林正疆,高中时参加辩论社的原因是,想治好自己的口吃,所以参加的辩论,想锻炼自己。

  然后,他从高中辩到了大学,辩到了国际大专辩论赛,至今几十年过后,他成了华语辩坛*顶尖的几位宗师之一。听他的辩风,铿锵有力,正气凛然。没有人能看得出来,他竟然是一个口吃过的人。

  src=同样是天生口吃,于是他训练的时候,含着石子在海边讲话,一边登山一边吟诗,把自己关在家里练习演说,练了五十年,*后成了演说家。

  我知道有人会说,这些故事都老掉牙啦,无非就是成功学的励志鸡汤而已。你想要说的,无非就是要坚持要努力要奋斗嘛。

  一般这种励志故事的模式总是这样的:一个人一开始特别废,然后他又特别痛心于自己的废,所以他化悲痛为动力,发奋图强,*后成为一代宗师。

  很多人把这些故事用来给那些生活中一样废材的人一点安慰:你看,废一点也是可以成功的,正因为他废,才成功,废才好咧。

  但是,这些故事真正的底层逻辑是:如果你发自内心地头疼一件事够久,你就会对这件事渐渐地一发不可收拾,然后成功。

  你天天头疼一件事情,你在任何时候都会把这件事视为正事,给它更高的优先级。

  你发自内心地,头疼怎样把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你就会忍不住一天到晚踱来踱去地模拟演说,稍微有一点想法就忍不住琢磨怎样更有表现力地将其表达出来。

  你发自内心地头疼怎样写好一篇文章,你就会忍不住地把几个字眼推敲半小时,一句话尝试十八种表述。

  你发自内心地,头疼怎样学习会让自己更有效率,你就会忍不住在学习的时候停下来反思,你会极度敏感地对每一个学习中的现象尝试给出解释。

  于是,你遍历了几百类表达的逻辑模式,积累了几千次推敲文字的经验,留意了上万个生活现象中有意思的瞬间。

  *害怕自己表达不清的人,*后反而成了表达得*清晰的人;*头疼自己文笔拙劣的人,*后反而成了文笔*好的人;*担心自己不懂某样事物的人,*后反而成了*懂某样事物的人。

  src=我绝对不敢说我在这些领域特别厉害,但这三个头疼,我一直都有。这其实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我*害怕的事情就是表述不清被人误会,于是我成了校辩论队的四辩;我*羞耻的事情就是文章无思想无逻辑,于是我的文章收到了很多朋友的喜爱;我*渴望的事情就是搞明白学习的原理,于是学的文章都是关于这个话题。

  但很多人不知道,我有时会和人一起散步的时候会忽然忍不住模拟一个意思的表述,在别人看来就是个口中念念有词的神经病。

  我曾经为了写一篇文章,废寝忘食了 45 天 300 多个小时,写不出来的时候恨不得砸了电脑。

  我曾经为了研究学习方法,废掉了高二整整一年,然后才发觉空想是一条死路。直到现在,我仍然忍不住会做调查和总结,反思学习中的诸多现象。

  是的,这些动机可能一开始很功利,我头疼表述一开始是希望自己能够出口成章,让别人崇拜我;我头疼写文章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文笔和思想,让别人崇拜我;我研究学习是为了变成学霸,让别人崇拜我。

  然而,*后真的有人看到我的文章欣赏我,听到我的谈吐喜欢我,对我每一篇写下自己思考的文章点赞,我却发现,这种 忍不住 ,是停不下来的。

  就像金蝉脱壳一样,即使真正*初的动机连自己都忘了,仅仅保留下这个 忍不住 ,就足够了。

  多少人科研的动力,是出于对当前问题可望不可及的不甘心;多少人跑步的爱好,一开始又是源于对自己肥胖的极度自卑。

  而这时,又碰上了更艰巨的目标,找到了更刺激的挑战,遇到了更困难的条件,不得不废寝忘食,抛弃社交和恋爱,去投入那昏天黑地的苦战。于是就有了一个个 对自己狠 的人。

  因为某种强烈的动机,或是因为强烈的成就感,或是因为强烈的渴望,持续地作用在一件事上面,你就会 忍不住 做它。

  然后你会发现,你的位置,早已不知比那些辛辛苦苦走走停停的普通人,领先了多少。

  当然,领先导致马太效应,落后导致久病成医,并不是一个必然的事情。星星之火也可能熄灭在湿草里,裂变反应也可能因为达不到临界体积而无法进行。

  src=这种反应,你所骄傲 / 头疼的事情越是那些可以随时随地投入时间,越是容易彻底地投入,能发生的概率就越大。比如思考辩论就比学英语好进入,因为前者更容易随时进入。

  本身越是懒惰的人,这种反应的门槛就越高,越是勤奋的人,门槛就越低。比如我就是一个比较懒的人,所以我喜欢的那三样东西,都是能随时随地思考,而且思考的时候还能充分接触问题的。

  我同样也头疼过英语,骄傲过数学物理,但这种反应,由于自己太懒,门槛过高,于是这种反应没有发生。所以一直特别佩服那些爱好数学英语的人——他们的勤奋也是能够让反应进行下去的重要原因。

  直播预约|下周一(6 月 13 日)早上 8:00,少年商学院创始人张华老师将与大家分享:「《斯坦福学习法》启示录」,点击下方预约按钮即可预约直播!欢迎各位家长参与连麦!

  每周一到周五早 8 点,华哥都会在直播间与家长分享教育干货,关于孩子成长、独立、自信、目标感,欢迎关注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