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emc全站网页

emc全站网页:【经观讲堂第14期】傅蔚冈:从保供公司说起重新理解市场经济

发布时间:2022-06-12 03:03:47   浏览次数:3次   作者:超级管理员

  emc全站网页:【经观讲堂第14期】傅蔚冈:从保供公司说起重新理解市场经济【经观讲堂】系经济观察报社年度培训项目,邀请来自经济、传媒、科学、文化、法律、商界等领域知名人士讲授常识与新知,分享经典和创新,是助力提升经观内容品质和传播影响的开放型课堂。

  本文为经观讲堂第14期,根据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院长傅蔚冈在【经观讲堂】上的发言整理。

  经济观察报和上海金融法律研究院有很深的渊源,我们共同见证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很高兴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流、探讨对于市场和法律一些基本常识。

  我所在的上海,刚刚从一场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恢复过来。突然一下子所有的商业活动没有了,我们以前在教科书上看到的改革开放之前的历史,管制经济、计划经济等等,对于我们这几代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法体会。

  但在过去几个月之中,特别是对于北京和上海的朋友们来说,许多人对于计划经济的模式,有了非常深刻的亲身体验。因此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从经济学和法学的角度,我是如何亲历并思考这一场前所未有的体验的?

  在上海疫情防控期间,宝山区高境镇一家成立不到一周的公司却进入了采购名单,备受网友关注。5月22日,上海宝山区高境镇官方公众号“高境发布”的通报显示,上海朝晟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朝晟”)将作为当地5月23日启动的新一轮生活物资发放工作供应商。随即有细心的高境镇居民发现,这家物资供应商注册于2022年5月17日。

  成立不足一周的上海朝晟如何在疫情封控下完成注册,并顺利拿下物资供应商的“入场券”?后来,相关部门也对这一情况进行了回应,称这家公司进入名单是合法的。

  其实后来我们去看看官方发布的评论区也能看到,确实很多人在说,“只要是东西好,东西能送到,管他成立几天呢?”这种观点很有代表性。

  但这种唯结果论经不起推敲。首先,这家公司连上海保供企业名单的名录都没有进去,为什么能够成为保供企业呢?这是法律上说的程序问题。

  为什么我们知道的一些知名企业或互联网大电商平台,发现他们反而难以入选?而一些没有资质、成立只有几天的公司,却能够轻松进入名单?

  第二,从经济逻辑看。对于很多用户来说,他就说我不管他什么,只要发给我的东西,东西质量没问题就可以了。但我觉得还需要再问一句,这个价格到底怎么样?因为现在用户只看到了这个东西怎么样,但实际上价格多少?是不知道的。

  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到相关街道有公布政府采购的价格清单。所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知道这个价格多少。价格不透明,就很容易出现寻租空间。4月份梅陇镇的物资采购事件之所以引发大家关注,主要是因为相关物资的品相太差,引发了公众不满,*后才发现政府以760余万元的价格采购了300余万元的猪肉。若非冻猪肉的品质问题,这就事*后也就不了了之。

  这就是问题症结所在,谁在给保供企业供货买单?如果在市场经济中,大家掏自己的钱去菜市场买菜,我相信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会挑选价廉物美的商品。我相信政府采购物资会有各种各样的制度约束,但是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那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这就像弗里德曼说的,“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为经济; 花自己的钱给别人办事,*有效率; 花别人的钱为自己办事,*为浪费。”

  但是其实落到街道来说,其实他们也存在困难。在这一次上海的长时间防控过程中,基层工作人员非常累。为什么会这样?

  在静默时期,上海各区的商务委筛选了保供企业,包括但不限于连锁超市、各大电商平台、药店、加油站等居民急需的机构。截至4月10日,浦东新区在营运社区商业186家,其中包含连锁超市47家,综合性超市66家。药店在营318家。解封工作人员共计近700人。浦东将近600万人口,处在解封状态的工作人员只有700人,这么少的人怎么能服务这么多的用户?

  在平时这个数字是多少呢?有统计数据显示,全上海包括物流超市在内的社会零售这套系统共有将近300万人,换句线万上海市民提供吃喝拉撒衣食住行的人数是近三百万人。但是在现在,人数呈悬崖式下降,前几天我看一个数字是二三十万。

  这就也能解释,为什么我们会发现前段时间全上海、尤其4月份的时候,买不到东西,或者是买到了但还很贵。原因在哪呢?原因就在这里。

  这种供需的不匹配,还体现在物流上。大家可能记得,在上海疫情*严重的时候,京东的CEO徐雷说京东要对上海提供自杀式保供,这种自杀式的保供方法是什么呢?批量往上海运送快递员。大家都知道,因为隔离政策,加上牌照等原因,市面上的快递员非常有限。要保证配送怎么办呢,就是运人。在*困难的时候,盒马的CEO侯毅还亲自开车去送货。

  因为成本等因素考量,各大电商的物流仓库,大多都不会放在上海。比如京东,供给上海的主要仓库之一是来自江苏昆山。但是,物流公司面临的情况是,没有足够的员工来把这个货运到上海进来,外部物流切断,供应不畅,*终这些成本都要叠加到商品的身上,那么上海商品的价格自然就上涨了。前段时间大家说上海人民币、北京人民币和深圳人民币的购买力不一样,有就是这个道理。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迪亚森在考察了近代几次大饥荒的产生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就是,饥荒并不完全是由于食品短缺造成,而更可能是由于权利分配不均造成。森在1982年发表的文章提出一个著名观点:人类饥荒史的一个重要事实是,没有一次大饥荒是发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

  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有出版自由,那么信息流通就能畅通,粮食就能流到没有粮食的地方。而如果缺乏民主的话,你就没法决定这个粮食运送到该去的地方。这几天的俄乌战争让我想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乌克兰大饥荒,苏联在乌克兰推行农业集体化遭到农民消极的和积极的抵抗,*终导致对乌克兰“富农”阶层的集体逮捕和流放,直接结果就是1932年乌克兰粮食产量暴跌。当年全苏联预计可以收获9070万吨粮食,但实际上只收获了5500至6000万吨。为了解决粮食短缺问题,1932年8月7日,苏联*高苏维埃颁布了一项新法令,规定“盗窃集体农庄财物”可以判处死刑。这几项惩罚性措施实施数月后,到1933年春天,在全乌克兰范围内出现了极其严重的饥荒现象。后来史学界估计因为大饥荒而去世的人数在250万到480万之间。

  前几天,我遭遇了一件事,在疫情防控时期,我在京东买了牛奶,但是小区的居委居然不让门岗接收该牛奶,原因就是京东不在本小区的白名单上。也就是说,我虽然小区大门之外就有牛奶,但是我就是喝不着。所以我就特别理解很多小区出现的缺粮的情况。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居委会和物业的不当举措使得物资不能顺畅流通。但把板子打在居委和物业身上好像也不对,因为它们也是执行者,而不是*终的决策者。

  这件事之后,我对于历史上发生的一些事件有了全新的认识。以前的认识都是源自理论,但这次是真的亲身感受,有句话叫什么说来着?“绝知此事要躬行”。

  理解我们这个世界的方法有很多种,但*基本的一条,还是要尊重市场规律。市场经济规律*大的一条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就是供给和需求的匹配程度。供给增加价格就会下降,会推动竞争,就会促进更多人获得物美价廉的产品。

  很多人都嘴上说的市场经济不好,甚至很多人就想回到计划经济时代,以前没有体会,但是经历了这场超过2个月的静默后,就会对计划经济有着切肤之痛:中国的经济中心、市场*为丰富的城市,居然会出现有钱喝不上奶、吃不上饭的荒唐现象,我个人把它称之为“大型计划经济实验”。而上海在两个月之后,整体经济的下行压力也是非常大。

  这场实验,一方面让我们以巨大的代价知道了计划经济的不可行;但另一方面,其实也起到了一次镜鉴的作用,那就是再一次告诉我们,我们再也不能再回到计划经济的这条路上去了。